小镇影院|写手:陈重阳

乡村娃娃,在土克拉里挖掘,在土坑里沐浴,在尘土里成长。

无论如何,都不要耽误一点精神追求。当时我渴望的是小镇上的电影院。

在一个有高山和偏移的小地方居然有电影院,真是不可思议。这是事实。这个电影院是乡下人精神食粮的圣地。

电影院位于城镇的西侧。它的正面庄严而壮观,覆盖了沿街所有店铺的正面。威武雄浑的牌匾,居高临下,俯视着摩肩接踵的人群。砖砌的墙、深色的斜瓦屋顶、宽大的纸板窗户和紧闭的门营造出一种神秘的氛围。坐在里面看电影有多舒服。想想真是太美了。

大门两侧各开一窗,西侧售票,东侧卖冰糕、零食。买到一张票,紧接着兜

大门两侧各有一扇窗户,西侧出售门票,东侧出售冰糕和小吃。买张票,然后装进口袋。

到另一侧来,要一支冰糕,这样的动作自然而潇洒。二道门那个地方支着一张木制方桌,端坐着守门检票的人。他们吆三喝四,颇有一夫当关的优越感。

当你进入电影院时,此刻将是黑色的。嘈杂的声音、拥挤的头部和碰撞的身体让人感到不知所措。在黑暗中突围,尽快找到座位。座椅是一排窄窄的混凝土块,坐在上面凉爽舒适。

各个年龄段的孩子都对光影的来源感到好奇。后排有两台电影放映机交替工作。电影哐啷哐啷地转着圈,偶尔抖得像筛糠,而银幕上的人抖得像疟疾,呜呜呜呜。

当时一张五毛钱或者一块钱的电影票是相当奢侈的。经不起诱惑,歪着头是常事。比如拉一张白纸,用葫芦画瓢一样的笔画一张假票,与粗糙纸张的油印电影票没什么区别,还可以混进电影院大饱眼福。或者更轰轰烈烈一点,从厕所的缝隙里翻墙,冒着掉进粪池的风险,跳进厕所,然后假装只是方便开心,通过通道大模大样地走进电影院。

镇上电影院没有华而不实的海报,吸引客人完全靠音响系统。走过小镇,听到大喇叭里传来一阵阵战斗的声音,不禁向往:有什么大电影?

然而,小镇电影院毕竟在时间上是暗淡而安静的。有一天,我遇到一个开卡车卖水果的人。我以前认识他。啊,如果不是放映员!握着电影的手,我拿起水果刀。

小镇电影的时代结束了。

多年后,我路过这个小镇,看了一眼。电影院还在,后方已经坍塌,破墙一片狼藉。恍惚间,门楣上巨大的文字仿佛穿越了时光,像一面镜子一样在心底映照着过去的热闹景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