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在脚下,撰稿:谭小华

在人生的旅途中,我经常会遇到一段难忘甚至难忘的风景和过程。回想起来,我曾经有过这样一次难忘的经历。

那是1982年2月春天开学前的一个早晨,雪下得很大。我本来打算冲到县城的中学去报一年级。我家住在重庆东南部一座大山里的小学校园里,那里鹰是飞不起来的。从我家乘公共汽车到县城要十多英里。我背着20多公斤的背包,哼着校园歌曲,高高兴兴地出发了。

我欣赏着沿途的雪景,似乎忘记了背包。走到一半的时候,感觉背包越来越重,想休息一下。这时,雪花纷纷飘落,将大地覆盖成一片白茫茫。我怎么能休息呢?回头一看,走了这么长的路,除了自己留下的两行脚印,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顿时觉得一片荒凉。还有一半的路要走!我默默地念给自己听:不行,我得继续走,不然就要迟到了。我努力工作,在雪地里跋涉了两个多小时,终于赶上了去县城的唯一一班公交车。时隔多年,我时常想起这段难忘的经历。正是这次旅行让我第一次明白了学习的艰辛。

后来到了九十年代初,我开始走上了业余文学创作之

后来在90年代初,我开始着手业余文学创作。

路,在这条寂寞的道路上,我挑灯夜战、笔耕不辍,但总是付出太多而收获甚少,投出的稿件石沉大海是常有的事,我苦闷过、彷徨过,也曾想放弃写作。但一个偶然的机会改变了我的状态,我在《投稿指南》中读到一行字:“副刊是广阔而丰富的文化天地,有许多爱好写作的人在报纸副刊上起步、发展和成熟,成为读者喜爱的作家。”突然,我心热眼亮,何不找准方向写自己熟悉的生活,珍爱自己一回?

经过20多年的坚持,我终于能够撑起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就像一个爱家的农民,我收获了金黄的稻谷和沉甸甸的谷物。虽然创作并不丰富,但生命的每一份贡献,都是时间和命运的馈赠。有幸出现在《人民日报》和《半月谈》上,部分散文入选散文,我也看好“龙河文艺奖”。虽然没有“不归之河/[/]

伏案写了很久,颈椎间盘突出,手、肘、肩、头都不能动。药物、注射和输液治疗都无济于事。现在才意识到运动的重要性,不假思索的加入了周末男篮。我们球队秉承“我运动、我健康、我快乐”的理念,坚持每个周末的篮球比赛不间断,抗高温、抗严寒,即使是五一、国庆、春节等国定假日,我们也如期在球场见面。这几年一直在锻炼,身体逐渐恢复,颈椎病也有了根本的好转。

花开花落,时光飞逝,回首往事,感慨无限。在过去的岁月里,我走过了一般的路,跳过了危险的小路,无论从年少时的求学之路,还是轰轰烈烈;要刻苦追求,努力写作;或者是体验体育锻炼的方式;穿越漫长风暴的人生之路;不正是坚持、坚持、再坚持才能让你达到最终的目标吗?

人生之路,靠的是我们坚定不移的走下去和经历,因为路就在我们自己的脚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