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头和女孩网友:梦

本来打算给朋友讲《禁闭岛》的故事,但是智商太低,感觉还是听不懂,只好就此打住。继续讲一些别的故事来弥补。文字太枯燥,故事又有点枯燥,我们就来补补。

上一次结束的荒唐恋情后,我彻底沦落或者放任自己,整天沉在蒸汽里买游戏或者迷失在召唤师峡谷的通道里。至于所谓的上课,一周在教室里看一两次就是奇迹。无意中,我几乎挂了所有的课,拖着行李箱回家过年。可以说,创作让人发笑。回到家,我去我最喜欢的女生家喝了一杯,她一个人。也许我可以形容得这么好。青蛙见到自己的公主都能变成王子,更不用说人了。所以我决定,如果她毕业后还这样,我就去追她,但前提是我不能挂太多课继续这样下去,否则我只会推迟毕业。下半年,学校里的事情就暂时省略了。反正跟要讲的故事关系不大。总之,半年过去了,我期末考试只考了“Thermology”不及格,和上一次相差甚远。

正因为如此,我在假期去* *教育重拾信心,就在学院附近的一栋Dicos大楼楼上。每天下午,我可以选择爬十段楼梯去上班,也可以选择从前面全是车的路口绕到狭窄拥堵的后巷,最后挤上一部比我大很多的电梯带着一堆人去公司。我是一名物理老师,但是我已经有半年没有考上可用的物理科目了,而且我的高三学生都很优秀,而且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碰过书了,所以我在这里真的是力不从心。鉴于此,我选择了往下走。

七月初,我下到万宁下面的镇上,对老的记忆模糊了,没记错的话,好像叫山根。但是,我住的地方是一个比较无聊的小镇,可以说一点娱乐都没有,没事的时候不到10分钟就可以骑着车逛一圈。真的很少会有这种印象。我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学长,他现在在日本学习,但是那年我们开了一个很好的会。他一直在忙着寻找我的影子。在山根找一个确实特别合适,但是我和她真的没有太多交集,也没什么好提的,就略过了。至于学长,不是因为感恩,我才陆续找到了老多的影子,而是因为他当时暂时掌管了山根。我接下来提到的和主管有很大关系。(后面我会详细讲学长的故事。).

七年七月中旬,乐东有点缺人上高中。我从山根跑到乐东。乐东与山根相比,是农村与县城的差距。一条通向尽头的十字形主干道,加上道路两旁的三轮车和新种植的榕树、夜来香,构成了路面的主要组成部分。下车后,我从车站向西一直走到尽头,那是在建的新城区。我的目的地是陕西的一所老乡幼儿园。或者说七月属于休闲时间,但是一路上人们看不到很多房子,周围能找到的娱乐场所也很少。之后,每次中午吃午饭,我总是和同学去很远的地方,或者散步,或者骑三轮车,但这种安静的环境很适合我。

据说,这里的高中太少了。我们五个人,一个来自湖南湖北的女孩,一个来自贵州的女孩,和广西的一个同学一起,构成了这个地方的主体。湖南两姐妹可谓刚柔并济、激进憨厚、灵活细腻,说她们是典型的湖南姐妹,其实并不娇小可爱。平时都像哥们一样大方,特别是那个叫“ Yi ”的女生,很山东式。如果我们站在一起,我和弟弟娇小可爱。如果我们一起出去玩,我们会是一个无辜的小女孩。至于贵州姓“Z”的女主管,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直爽、迷人、时尚、脸蛋好。总之,她给人的第一印象很好,容易让人上瘾或者愿意被她牵着走。如果她出生在民国,她真的有陆小曼、林、张爱玲、等名人的潜力。,并一度暗暗为她感到惋惜。

所以,她也在充分发挥自己的这个优势。与学生家长的协商,与老板的沟通和与其他主管的协商,以及工作分配等。总是看起来那么完美和合适。至于她身边所有的人,或者说所有的人都放下了戒心,把平时的一切都告诉了她,把她当成了一个内心倾诉的人,所有的人都充满了能量。或者女生比较敏感,注重细节。八月初。一起出去吃饭“易”小声对我说,我的同学和另一个女生,“你有没有觉得最近Z不太正常,但是我不能告诉你在哪里。”

“大家好熟悉,她是H大学的大四学生。她平时对我们很好,什么都会说,没什么不寻常的。”我学妹说,“再说你们不是睡一个房间吗?如果你有什么事,尽管问。”

“经你这样说好像真是的,我也有种奇怪的感觉,感觉她有事儿瞒着咱们。&rdqu

“你这么说好像是真的。我也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对我们有所隐瞒。&rdqu

o;另一女孩说,“我一直以为自己过于敏感了,你居然也有这感觉。”

“想太多。她最近可能心情不好。她有心事。没事的。也许你们俩晚上多和她聊聊会更好。”我说,“应该没什么。除了这个月将近一万的工资,我们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骗我们的。另外,我们都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在哪里上学,住在哪里。她能做什么?”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工资?”我学妹问,“我们不知道,问Z她说是光头老板负责,她不知道。”

“从海口下来问光头男。基本工资4000加上我全天10个多小时的全班和整个高中。加班大概一万。”

我和同学回去也没多想。像往常一样,安静了几天,离结束还有不到五天。那天下雨了,中午呆在宿舍洗衣服,已经准备回海口了。1点左右学长突然问我“你知道琼海的主管做假账吗?”

“没有,什么时候发生的?”

“前几天。他和你的主管在那里很好,这就是我提醒你的原因。”

下午聊天的时候,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大家,主管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干练,说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废话少说。我们都相处得很好,如果你不信任我们,我们会在晚上下课后给你看。”我认为这是合理的。

晚上10点多下课,听同学说晚上出去送东西,主管还没回来。那时候我也没怎么在意。第二天早上,两个女孩告诉我们,主管昨晚没回来。我觉得有点不对劲。我问光头老板,他中午开车去乐东。剩下的烂摊子我接手了,17日赶回海口。

18号光头邀请我们几个人一起看《狼勇士2》,我们一起出去聊聊,去了之后为Z诉苦,说是再给Z一次机会,不然就太可惜了,我们也觉得很有道理并认同它,佩服它的大度,最后他随便敷衍了几句没用的话就夸了大家。

11月,有一次和学长出去吃饭,聊了一下。学长说,“你对秃顶想得这么好,你以为剩下的就这么平静了?他带着十多万元钱跑了。你认为他真的那么慷慨吗?”

“光头很好看,给人一种感觉。”

“不要凭第一直觉看人。他只是想让你明年去乐东卖苦力。”他说,“我认识他快四年了,我很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

“那他为什么要告诉我们?”

“那样的一副好皮囊,无非是血肉交易。你可以自己想。有些事我不能说。”

从那以后我就没去过什么地方,其他的就不太了解了,只知道她的名字真的不是Z,就此打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