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峰林:撰稿人:瓦秀丽

四月的一个早晨,我和修习会的文学朋友们沿着那惠河河畔步道漫步。一条沿河铺成的小道在竹林和稻田间蜿蜒前行,峰峦奇秀,错落有致。田野纵横交错,盘根错节;这条河蜿蜒如丝带。世界上最美的四月天,雨后,柔柔的风吹动着河两岸的柳枝像一个美丽的女子舞动着裙摆。远处,雾霭环绕,人们仿佛置身仙境。走在河边小道上,树木葱郁,紫色的花簇簇,河水碧绿幽幽,杜鹃在催农播种……到处都是美景!我真的感受到了“徒步和休闲之旅”。

在路上,我们遇到一个穿着布和毡帽的老人拄着拐杖走在我们前面。没有必要说表情和精神。同行业爱好摄影的文学朋友胡,迅速举起相机,给老人拍了几张特写。走着走着,他和老人聊起了他的日常生活。老人说,他今年85岁了,每天都要在河边小道上走三个多小时。现在他身体很好。不花眼睛,不聋,吃得好,睡得好。真羡慕每天能在这里呼吸新鲜空气,一边运动一边欣赏美景的老人。

再往前走,我看见一些老人在河边钓鱼。我们停下来休息,看着老人钓鱼。我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捉到鱼的。其中一个老人技术很好,没多久就钓到了一条尾鱼。随行大哥查士林、石星大法即兴作诗:“风静树明,流慢浪慢。李翁悠哉游哉地钓鱼,乐得黄辣米丁。”我觉得老人钓到鲜鱼,回去和家人或朋友一起享用,一定有一种自豪感和成就感。我真为悠闲钓鱼的老人感到高兴。衷心祝愿他们心情愉快,丰收。

然后我们继续往前走,不远处,我们看到几个女人在河边洗衣服,同时搭起了一个龙门阵。他们有说有笑。在城市,洗衣服基本上是用洗衣机完成的,而在农村,在河边洗衣服的传统仍然保持着。看到有人在河边洗衣服是很正常的。

我们一边走一边看,走在前面的冉茂荣老师突然回过头来说:“你们看!电线杆上的燕子像什么?”我们仔细一看,电杆之间连着几痕细线,一只只站在电线上的燕子活像五线谱上的

我们走着走着,前面的冉茂荣老师突然转身说:“快看!电线杆上的燕子长什么样?”我们来仔细看看。两极之间有几条细线。站在电线上的燕子就像工作人员。

音符,真是太美了!大家纷纷举起手机拍照。冉老师遗憾地对我说:可惜你没有带你的佳能5D3来,要不可以抓拍到好作品了。

我们边说边走,很快就来到一片开阔地,一家三口正在播种,父亲挖地,母亲筑巢,女儿播种。在农忙的那一刻,小女孩看起来像八九岁。我猜她在三年级。今天是周末,所以她有时间在田里帮助她的父母。小女孩手里提着一个装着玉米种子的袋子,低着头跟着妈妈。当她妈妈筑巢时,她撒了几粒玉米。母女合作有条不紊。我不认为这是小女孩第一次做农活。耶!农村孩子早当家是不争的事实,干农活是最好的表现。

雨后,河边步道变得湿润,泥土的腥味有时飘在空气中,沁人心脾。在那辉河旁边,沿着小径,它轻快地向前流动。沿着小路走,穿过树林的前面,传来潺潺的流水声,蜿蜒向前。在我的面前,有一个瀑布欢快地舞动着,我找不到合适的词来表达眼前的风景。

雾中的万峰林更美丽,有不同的山和不同的形状。它们相互交融,你越看山,越觉得它们像世界上各种各样的人。他们有不同的性格和不同的成长方式。有些像一对情侣一样相互依偎;有些怀中抱山的山,让人想起老太太绕膝的场景;有的像乡下姑娘一样优雅清新;有些老龙还是像老女人;姿态有些婉约的李曼就像一个少女;有的拘谨正直,不像一个强势的丈夫。每一座山都有自己的特点,既独立又与其他类型的峰林互补,形成了壮丽辽阔的峰林。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万峰林都是一幅水墨画的画卷,就像翻覆在水中盛开的古墨,展开这幅水墨画的画卷:烟雨蒙蒙,江水波光粼粼,烟波浩渺,柳暗花明。就像画家随意画的写意素描,宁静超然的眼神流畅多了。

走在画中,山的美,水的凉,风的柔,雾的蒙蒙,看得到的地方流淌着的湿润的肌理,都让你感到兴奋,净化你,让你悠闲安静的休息,让你久久沉醉在水墨画渲染的滨江长廊。[/K1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