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风了,起风了;作者:薛洪文河南油田[文集]

起风了,起风了,满院的风
裸露着非凡的想象
时空的短暂振荡,飘过
生晨和死亡
非常无常,上升,下降。

夹道一路欢唱,我是鱼
穿越透明的镜壁
隐居在尘埃的隔壁
飞来一只风,我如沙子
沙漠的海,也许有我的鱼
日日夜夜,与木鱼一起游浮。

起风了,起风了,全部的经历
失眠颜眉了叶子
哑了声地历险这又潮又湿的
夜色铜器的答谢和哭泣

刮风了,刮风了,院子里的风【/br/】【/h/】赤裸着,带着超乎寻常的想象【/br/】【/h/】】短暂的时空震荡,飘过【/br/】【/h/】生老病死【/br/】【/h/】很善变,上升,。

我是一条鱼
沿着道路歌唱,穿过透明的镜墙
躲在灰尘的隔壁[/ br/]

刮风,刮风,整个经历【/br/】 失眠和眉毛【/br/】 无言地探索这潮湿

飞翔,还是安分
我挣扎,还是沉默
那风的裂缝流出狭道,恶梦逃生吧。

伟者的笔尖劲道风的运势
仙人掌开出沙漠的鱼
我醒了,剖开睡着的想象,我醒了
在无尽的风的边缘,铁绰板地弹唱
为无脚足到来的春花
为苔藓黏稠化不开的绿毯
我憎恶尘尖的风,我痛恨风的阴冷
我飞翔,我挣扎,我欢唱,我谱曲。

起风了,起风了,我的春天故事
我编织一张天空的网
舞蹈的搓脚苍蝇,交杯的饮血蚊虫
无常,消亡。我诅咒,我猎捕。
你们失眠吧,我为你们悼词
我扼住我的春枝无穷想象,我如鱼
我如飞鸟,我如火焰,我如香的哑语
张着嘴,无声无息地询问春天的润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