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笔者:卢华

一个

上车后,在拥挤的车厢里,我连续移动了两个位置,看到一个年轻女孩看着窗外,把手机装进包里,好像要在下一站下车。我停止了移动,停在她的座位前,准备在她下车后去她的座位。然后眯起美丽的眼睛,像是睡不着一样,轻松舒适。一路公交车,除了少数打瞌睡的人,大部分都在低头玩手机。但是,我只能双手放在女生座位的靠背上,双脚疼得交替站立,走了一天大半天,脚上穿着高跟鞋疼。我期待着那个女孩快点下车,漂亮地坐在她空出的地方。一路上,我曾经搬过的两个位置的人从座位上站起来下了车,其他人及时补上了空位。直到我下了车,我前面的女孩才故意下车。

生活充满了偶然性。你认为值得等待的,其实从一开始就不属于你,你认为不可能的,其实是你错过的机会。

在公共汽车上,一个人背着沉重的负担上车。公共汽车司机很尴尬,似乎想停下来,于是他问:什么事?回答:废金属。“真巧,”司机咕哝道。昨天你在这同一个地方的公交车上拿了两麻袋废铜,今天是废铁。之前,我说过,只要不是炸弹,就可以放别人走。司机默许了。这个人把担子放在车厢中间门的一个宽阔的地方,发现自己在公交车上有一个拉环站着的地方。

几站后,公共汽车停在了车站以外的地方。以为车暂时坏了。后来司机直接走到两个麻袋前,在外面捏了捏,说,我要好好检查一下,以防是炸弹。看着司机严肃的样子,我扑哧一笑,估计他一路都在挣扎。

司机回到驾驶室,那人说,我自己也在车里,不能把自己炸飞。他的话就像扔在水里的石头,涟漪一圈又一圈地荡漾。瞬间,远在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近在成都,几年前发生的公交车纵火案……人们热烈讨论,每一个事实都证明了一个问题。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不怕死的人,总有一些扭曲的心。他们不想活了,希望地球被毁灭。面对苦难,有的人选择坚强,有的人选择被摧毁。

在去世界中心的公共汽车上,我坐在司机后面。一路上,司机面带微笑,时而大笑,时而自言自语。我吓了一跳,怀疑司机是不是精神病。如果是这样,我们就有危险了。

在第一站,一位乘客上车后上错了车,于是下了车。下车后,他发现又对了,于是又上车,上下盘旋。乘客刷卡时,司机低笑着来回打滚,说:你上下车转圈,笑死我了。司机一路开心,看到前面开着苏B牌照的车,他会说,哇,江苏,这么远……

我慢慢发现,他认真回答乘客的问路,对人和气,服务周到。他只不过是生性乐观,性格开朗罢了。开朗的他,即便单调的司机职业也并不枯燥,沿途都是移动的风景,每一个乘客,不管是在低头玩手机,或是在车上昏昏欲睡,或是眼望车外的世界,或是那位

我慢慢发现他认真回答乘客的指示,对人很好,服务也很好。他只是生性乐观,生性开朗。尽管他是一个单调的司机,但他并不无聊。沿途有动人的风景。每一个乘客,无论是低着头玩手机,还是在车里昏昏欲睡,还是看着车外的世界,还是那一个。

以为搭错车转圈圈的,他们都有自己的故事,而他也是他们故事中的人,即便过客匆匆。

到了成都,有时会去锦里、宽窄巷寻找这座城市的历史痕迹。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我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人们千里迢迢来看我面前的风景,我却能触手可及;我够不到大海。海边的人很常见。没什么新鲜的。

记得有一年冬天我去甘孜州,那里全是白茫茫的,银装素裹,大家欢呼雀跃,可是不到半天,我就失去了兴趣,除了又亮又瞎的白色什么都没有了!

记得有人说过,旅行就是从一个你呆腻了的地方,到一个别人呆腻了的地方。不是吗?

《渡船夫》是一位英国女作家写的小说。讲的是一个父母离异,生活不好的女孩。她在去看望父亲的路上出了车祸。她的灵魂摆渡人(相当于中国的黑白无常)也是专业摆渡人。他头脑清醒,勇敢无畏,带领她打败了魔鬼,穿过沼泽,并经历了许多磨难和危险,穿过荒原到达另一个世界。她依赖他,信任他;他被她的坚韧、天真和善良所感动。他们在荒野之旅中相爱了。当她穿越到另一个世界时,爱情让她毅然回到荒原寻找她的摆渡人,不顾各种危险没有摆渡人的保护,甚至被恶魔抓住。当她找到他时,她帮助他克服了打破荒野的胆怯,鼓励他一起回到这个世界。

小说情节简单,语言平庸,但表达的思想却很深刻。荒原是你的心灵反映在客观世界中的镜像。心中的阳光,荒原的阳光,心中的压抑,荒原的阴郁,心中的愤怒,荒原的雷电……

我们的生活中也有灵魂摆渡人,也许是你的父母,也许是你的老师,也许是你的朋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