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照把自己拍成了景点 真大型社死现场

也许陈彤从来没有想到他会因为拍照而把自己变成一个景点。他只是看着这棵树奇怪的藤蔓,然后下意识地把头塞进去,谁知道他不能这样把它拔出来!

[/h/

“你好吗?你不能真的拔出来,是吗?”我赶紧过去问他,周围的游客都在看着我们。这个地方是这个景点的必经之路,大家过来都能看到。

[/h/

这真是一个大规模的社会死亡场景。

[/h/

陈彤非常高兴,因为他把头塞在树藤中间。让我给他拍几张照片,但是他拍完照片好像很难再把头拉出来。

[/h/

他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然后是恐慌。再加上来来往往的游客,他哭丧着脸说:“好吧,现在我真的觉得自己是猴子还是没脑子的猴子。”

[/h/

我站在他面前,试图忍住笑,但看到他挠头的样子,我还是忍不住笑了,因为他现在太搞笑了。

[/h/

“秦山!你有良心吗!我这样你还能笑!”他愤怒地看着我,我连忙道歉,但他的头无论如何也出不来。

[/h/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越来越焦虑。“我该怎么办?潇雅,他们两个很快就会回来。如果他们看到我这个样子,我怎么挽回面子?你快做点什么!他焦急地说。

[/h/

“别说了!我没在努力,是吗?”我按了按他的头,想把它压出来,但每次我走到我耳朵的那个部位,他都喊疼,这让我不得不停下来。

[/h/

[/h/

[/h/

我看着他红红的耳朵,心里不忍,只能对不起他。他自找的。与其在他喜欢的女孩面前让他难堪,不如伤害他。

[/h/

“你这个位置只有两只耳朵疼吗?”我假装不在意。他点点头。我深吸了一口气,喊道:“对不起兄弟!”

[/h/

我的人一边喊,一边把他的头从树藤间推出来。他蹲在地上,疼得捂着耳朵,我很高兴他的头终于出来了。

[/h/

“来吧,兄弟,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起来让我看看你的耳朵是不是破了。”我摸了摸他的头,他不理我。

[/h/

“那你要是想蹲在这里当猴子,我也不拦你,我就先走了,去找小娅

“那如果你想像猴子一样蹲在这里,我不会阻止你。我先去找潇雅。

她们了。”我话刚说完,陈同就站了起来,看着他那两只有些红肿的耳朵,我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正在这时,潇雅和张辉回来了。潇雅看着陈彤明显变了的耳朵,忍不住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不知道刚才陈彤的脑子有没有被树藤挤压,甚至拉了一把潇雅。

[/h/

“因为一看到你就忍不住变红,很尴尬。”这句话让潇雅很尴尬。我担心我看着陈彤的时候耳朵不会痛。

[/h/

“好了,赶紧走吧,还有几个景点可以看!让我们四处看看吧!”我笑着说,然后他们走在前面,我和陈彤走在后面。

[/h/

“好了,兄弟,怎么这么近?你在学校偷东西了吗?”我笑着锤了陈彤的胸口,货没和我分享!

[/h/

“没什么。我刚看了一个网站上的小抄,下意识就说了。这个网站好像叫...语录。没事可以去看看。他笑着说。

[/h/

我点点头,好的,有时间我去看看!

[/h/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