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的午餐:写手:于锡强

18岁那年,我被招入工厂,有很多难忘的回忆。记得当时走在街上,穿着工作服,穿着工厂做的绒面皮鞋。在周围人羡慕的目光中,我的头和脖子都高了。每到“五一”,“ Eleven ”就上演了一场合唱表演,期间男士白衬衫红领带,女士红连衣裙……一一跃入他们的脑海,那些年来得更晚。

每天早上,和大多数工人一样,我去工厂,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个装有蔬菜的饭盒或搪瓷罐。经过一上午的荡大锤、提钢筋、烧电焊、推车运料的艰苦工作,工人们不仅累了,还饿了,等着11点以后开饭。那些住在外地集体宿舍的光棍和怕麻烦不愿意带饭的工人排起了三长队。人们用勺子和筷子敲瓷锅和饭盒。他们说说笑笑,插科打诨,出尽洋相。他们什么都有,像大舞台一样热闹。11: 30食堂挂了个小黑板,基本上是一荤三素四样。荤菜不是萝卜、土豆就是西米或者素鸡,只剩下土豆和白菜汤。小窗前聚集着几个兴奋的面孔做饭,拿着菜票的碗盆在挥舞,很难判断谁先谁后,更难知道碗盆是谁。当时因为副食短缺,荤菜有限,买菜的工人都很着急。后来参照部队的模式,老书记做了一个由部门干部、工人、厨师组成的伙食委员会,帮助管理食堂改善伙食,增加了花式品种。渐渐地,诱人的狮子头、威尼斯卷肉、面筋馅肉和馒头取代了原来的品种。买它的人笑了,那是工人的好时光。他们精力充沛,精力充沛,下午的工作要精彩得多。

在班组休息室里却是另一番景象。午饭时分,大家从食堂取回蒸

在球队休息室是另一个场景。午餐时间,每个人都从食堂蒸出来。

好的米饭,再拿出自家带的菜在电烘箱里热一热,倒也有七荤八素,五彩斑斓。即便是普通的萝卜干大椒炒毛豆,也被他们嚼得嘎嘣脆响。全班成员都在一起,边吃边评论哪家的菜烧得好……还有谈对象的发展到一定阶段,把带来的菜合在一起,坐在角落里边吃边说悄悄话,偶尔闹点小别扭赌气各吃各的,眼光老道的师傅们便看出情况来,想方设法劝和。那时的干部也不特殊,或带菜或在食堂排队买菜,老书记时常端着个饭盒在各班转转,和工人攀谈,他搛了一筷我带的烧杂素尝了后说:“你家小王的杂素烧得不错,有点饭馆里的味道。”

记得有一年冬天,雪极寒,师傅用钢箍焊接做了一个炉子,师兄弟们赶到锅炉房捡了一堆块煤,烧了炉子让大家闲时取暖都旺起来。碰巧在郊区的弟弟顺宝,带了一条羊腿,在架子上放了一锅羊肉,然后放了一些红辣椒、豆腐和大白菜。锅里咕嘟咕嘟地冒泡,羊肉的香味四溢。中午,全班坐在一起吃饭。是大金“莱士”。他翻脸客户,拿起一块给师傅,恭恭敬敬的说,“师傅,你这一块带皮吃。”再说一遍:“小安子,你这骨头跟肉一起嚼,香儿(Younger),吃豆腐的时候要注意别烫到嘴。……”大家边吃边聊,笑呀笑个不停。还有什么更令人愉快的呢?

40年来,我从年少时进厂,到双鬓离厂。依然怀念工厂的动人风景:平易近人的领导,亲情般的师徒关系,亲密无间的兄弟姐妹,还有吃着美味佳肴的午餐时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