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都江堰到通化记(之一);发布人:贾载明

2011年4月1日凌晨,我坐火车去了成都都江堰,只花了半个小时就到了。比汽车快多了!去年建成的火车站宽敞明亮,让人神清气爽。

我的亲戚贾正厚,有一次在正月初聚会。中等身材,不胖不瘦,轮廓分明的脸,浅红润的脸色,黑框眼镜,声音有力。

贾正厚开着一辆白色的车。他已经66岁了,但动作很快,像个年轻人。

贾正厚很健谈。去市区的路上,他边开车边聊:“我只有小学文化,日子不好过。20世纪50年代,我进入温江行署做杂工。后来,由于自然灾害,我减少了工作人员,被派往农村。我放过蜜蜂十年,冲花菜和槐花,跟着蜜蜂去了很多地方。80年代初,我努力做生意,敢于在成都街上推车卖菜。我的勇气增长了,我的生意也增长了。后来我发财了,盖了房子,手头有几万块钱。当时有这么庞大的数额,我不敢声张,怕射鸟。后来,他被彭州企业家贾雇佣,几年后辞职创业。汶川地震期间,有两家企业被推倒。现在还剩一家,处于衰退中,即将关闭。开着这辆车,车顶在地震中被撞碎了,后来修好了。就是赚很多钱,就是赌博,输了。”

对不起我问:“你输了多少?他没有回答。

我又问了:“亏了几十万?”

他说:“几十万?有时候五六十万。”

“哦,太大了!我惊讶地说。

“不大,有比较大的。”

他转移话题说:“他很喜欢旅游和摄影。自己开车,游来游去。我喜欢看和战争有关的故事和人物,喜欢看和历史有关的历史书和电视剧。去巴中‘帅霖将军’看了一天。我去了北京军事博物馆,也看了一天。说到历史上的重要人物和事件,我们都知道。有时候我会问别人一些有趣的问题,比如华盛顿和华佗,他们来自哪个国家?有些人一时答不上来,就笑了。”

在店里吃早餐的时候,他拿出手机给我一张张的照片,包括他年轻的时候,放蜜蜂的时候,和贾拍照的时候。

从都江堰到映秀镇只有11公里,道路已经是高速了,几乎都是坑。等你出洞,映秀镇就在那里。

贾正厚接到电话,有人在映秀镇停下来查看震源。

同车的贾正毅说:“我们去看看。”

贾正厚说:“回来看看。”

我也想知道地震震源的样子,所以我说:“今天还是去看看吧。今天有很多时间,但明天可能就没多少时间了。”

贾正厚说:“好的。”

在地震震源处,仍有几间房屋被震得歪斜,还有一间纪念馆用粗体字写着“纪念四川汶川地震一周年”。胡锦涛总书记在这里纪念一周年时发表了讲话。在纪念馆对面的山上,有一座祭坛。据说很多在地震中牺牲的人和抢救地震的烈士都葬在山谷里,俗称“万人坑”。远远望去,天地骤变,其气凝固,其色灰暗,其气恐怖。我说:去祭坛“ ”,贾正厚说:“不行!我受不了。”我们匆匆离开映秀,前往理县通化。

2008年4月,我经过汶川、茂县等地。当时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看着车内两边的山,极其陡峭。许多地方没有植被,而且瘦骨嶙峋。山体结构垂直排列,相对松散,摇摇欲坠。在许多地方,砾石一年到头都在下落,顺着山坡流到山下。这山势怎么没有地震!1933年,茂县发生7.5级地震,叠溪形成30里堰塞湖。1976年8月,松潘、平武发生7.2级地震。在方圆数百英里外的这座山上发生的地震远不止这些。

今年3月11日,日本宫城县以东的太平洋海域发生9级地震,造成严重损失。近年来,为什么地震越来越频繁,震级越来越高?原因是什么?是地球自身运行的调整,还是人类破坏自然,激怒地球?

看地震后的山,似乎更松了,悬崖上的碎石落得更厉害了。一些地方立着标志,提醒路人这是一个危险的地方。令人欣慰的是,公路两旁的房屋焕然一新,风生水起,各地修复建设如火如荼。

贾正厚因为年事已高,眼疾较轻,开了很久车,有点累。他还对我说:“昨晚为了联系你没睡好。”他问我:“你会开车吗?”“我回答:“ No ”。后来,我意识到他让我开车。他还让比他大几岁的贾正毅给他开车。贾政义说:“十几年没开车了。”贾正厚只好忍痛开车。我有点不安:这不安全。我穿了一个又一个洞。奇怪的是,每个洞里都没有光。当我正要钻到另一个洞里时,突然,我看到汽车的右前轮向洞附近的石阶走去。我很惊讶。我不知所措。砰的一声,我的汽车轮胎撞到了石阶上。幸运的是,没有人受伤,只有轮胎受损。

换轮胎的时候,贾正厚拿出“千斤顶”,但是他用不上。即使摆弄了很久,他还是把它给了贾政义,撑起了车。看来跟老师学和不跟老师学是不一样的。贾正厚学会了不向老师学习,贾正毅却向老师学习。后来遇到东子,贾政后心慌,特别紧张,开得很慢。

当我们到达通化时,我们目睹了一辆正在进入洞穴的汽车发生的事故。三辆车相撞,碎玻璃散落一地,一人被撞倒在地,仰面躺了很久,一动不动,帽子飞了几丈远。大概是因为山洞里没有光吧。

下午,我们到达通化。贾正厚说:“明天去礼县扫墓。有人想去吗?”我说:我和你一起去。

第二天早上,他把我叫醒,匆忙起床,跑到礼县。早上很冷,我想关窗户,但他想开,这是为了视野开阔。一个多小时后,礼县到了。县城虽小,却新奇精致。四面都是悬崖,只有路经过的悬崖。

贾正厚指着一栋楼介绍:“是解放前当地大地主、开明人士贾凯民修建的一座塔,塔下有贾加花园。他帮助了共产党。评价的不是房东,因为他很早就处置了房产。”

贾政后要去拜谒姐姐。县城后面,墓地小。贾正厚在里面找了好一阵子,也找不到埋葬妹妹的地方。他对我说:“你也帮忙找找,有名字。”我一个一个搜,终于找到了。

贾政后拿出纸和蜡烛,点着,拜着,又悲又哀。我还恭敬地表演了三个仪式。之后贾正厚说:“你懂的。”(意思是我懂礼仪)

离开墓地时,我拿出相机,拍下了县城对面高耸的悬崖。

有一条河经过礼县。贾正厚说这条河是空的,但后来他盖了一栋真正的房子。

该吃早餐了。店里的粥很烫很香,包子也很好吃。吃完饭,匆匆赶回通化参加清明祭祖活动。

(2011年4月6日星期三)

祭祖,巩固亲情。

—从都江堰到通化(下)。

4月2日是通化贾家祭祖的日子。来自茂县、礼县、汶川、都江堰、彭州、北川、平武等县的代表400余人。

4月1日晚上,大家围在一起跳舞“葛庄舞”。这里羌人不少,少数民族喜欢跳舞。舞者多为年轻女性和中年女性。我心想,女孩和男孩都出去工作了。

舞未毕,烟火飞去。在山里,很少有这样盛大的活动。如果怪石嶙峋的山有灵魂,他们会为此而兴奋和激动。

2月2日上午10点,我和贾正厚从礼县回到通化,和其他民族一起前往四川省始祖贾鸿业的墓地。和整座山相比,这个地方是个好地方,坡度平缓,土地小而平,有草有木,最显眼的是核桃树、樱桃和杂树,在方圆形成了几亩绿荫。从汶川看,这是非常难得的风景。

贾鸿业的墓地就在这片绿荫中,背靠大山,前面一小块平地,然后下一步,就是平地,对面是一座陡峭而厚重的山。墓碑上刻有“始祖贾鸿业之墓”。坟墓是新的基座,纪念碑是新的大理石纪念碑。估计是当时埋的,后来毁了,因为贾政义说他进去看到了,说明至少建了一个石牌坊。

十一点,追悼会正式开始。主持人雷佳宣布鸣枪,随后悼念先人,随后悼念汶川地震遇难的亲人。

哀悼结束后,贾政义发表了讲话。在路上,我遇到了这个健康的文化老人,他擅长诗词歌赋。在路上,他给我背诵了他的诗。他还精通中国象棋,获得了都江堰市冠军。他的讲话集中赞扬了贾祖先的杰出成就,以鼓励后代向他们的祖先学习。

根据通化贾氏族谱,贾鸿业是明代山西人。“明朝成化十四年(1478年),四川黑水祝满发生叛乱,孝感太守张赞在四川,下令寻贼,我的祖先贾鸿业冯静是将军。(贾鸿业)从山西武举入营,经官邸至黄州镇。昝因是土生土长的乡官,深知先贤,故奏调先人入川镇守朱满、魏方。承接善后事宜,请派tǎng(tǎng)将城市建设成通化市。因此,后世的人们都以通化公爵为荣。”

历史上,初唐时设立金川郡以寻废,改小丰县,故置四川礼县西,五代时迁礼县东,改名通化。也就是说,通化曾经是县衙所在地。贾鸿业在镇守通化城时,作了政府拨款扩建、维修加固通化城的讲座。第一,对军队是必要的;二是居民生活必需。

似乎是军事暴乱把在湖北黄州工作的贾鸿业带到了这个沟壑纵横、山峦分散、气候干燥、植被稀疏的地方。后来由于镇守安定的任务,他留在了环境永远艰苦的通化市,成家立业,逐渐从通化迁徙到周边地区,尤其是成都平原附近。然而,有着500多年历史的这个家族,人口已达数万,分布在周边十多个县市。

族谱上写的:“康熙初年,述璧之后,儿孙多倾向于到穷乡僻壤就业。但是通化市鲁祖坟不敢轻言弃之,就留在家里守着。所有穿着衣服的文物,以及前朝的重器,都被留下来存放。康熙四十七年,属于力帆府的熊耳山崩塌,堵塞了孟洞沟河。突然洪水溃坝,下游古城通化被淹,涠洲城被淹。人们为自己的生命而战,他们不如男仆。所有的文物和传家宝都漂在江海之中,不知去向。因此,鱼枷先祖的祖籍、祖训的遗嘱、大明成化皇帝的诏令、文凭、大臣文书都丢失了,只有前代的诏令安慰他们,……”。

由此可见,清代康熙年间,通化贾家遭受了沉重的打击。“蜀璧”提到明末张“血洗”四川的传说时(其实是清政府强加给张的罪行)。“雄儿滑坡”是地震。据地震史记载,清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川西北全境发生地震。据四川同治:“7月,茂州地震,叠溪平樊城。”汉州记录:“4月地震,7月大地震,特别是茂州。”什邡县地方志:“4、7月平均地震。”绵州志:/“七月,蜀国发生大地震,从毛州到城塌,都有人死亡。”乐至县志:“7月,地震造成多人死亡。”三台县记录:“7月,一场地震夺去了许多人的生命。”射洪县志:“7月,一场地震夺去了许多人的生命。”地震还波及广元、绵竹、中江。

贾正厚是这次清明祭祖的具体组织者,他辛辛苦苦干了很多天,付出了很多心血。在此之前,他告诉我大会的横幅、对联等电话,征求意见,问“要不要”?听完之后,我说:是的。主持人宣布贾正厚的讲话。贾正厚接过话筒,双手颤抖。他大声说:“大家好!”响起了一阵掌声。他又大声说:“大家都努力了!”又来了一轮掌声。他接着说:“准备工作没有做好。请原谅我们意想不到的地方!结束了!”下面依然是掌声。

总结性的讲话是贾正方,他是通化贾氏家族的灵魂,乃非常之人,非常之行。他双目几乎完全失明,毅力非凡,意志超群,被誉为中国的保尔·柯察金。1966年以来,带领彭州市龙门山镇宝山村村民,坚持走集体致富的道路不动摇,使宝山村这个十分贫瘠的地方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成绩卓著,享誉全国,他既是村党委书记,又是企业家。他是全国劳动模范,党的第十六大代表,2008年,宝山村的综合影响力在全国名村300强排行榜中排名第3

结束语是贾,通化贾家的灵魂人物,一个不平凡的人,一次不平凡的旅行。他几乎完全失明,有着非凡的毅力和过人的意志,被誉为中国的保罗&米多;科恰金。从1966年开始,他带领彭州市龙门山镇宝山村的村民,坚持走集体致富的道路,使宝山村这个非常贫困的地方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取得了突出的成绩,在全国享有良好的声誉。他不仅是村党委书记,还是企业家。他是全国劳动模范,党的十六大代表。2008年,宝山村综合影响力在全国300强名村榜单中排名第三。

9位。贾正方不仅倾心走村民共同致富的道路,也非常关心家族文化发展和优秀传统文化的承传。他不仅是贾氏家族的一个典范,更是中华民族的一个典范。

贾说:“今天在这里祭祀祖先有着特殊的意义。在汶川地震中,我们通化的贾家损失惨重。近年来,我们没有进行集中祭祀活动,因为我们在悲痛中集中精力进行恢复性建设。经过三年的努力,我们又站了起来!被无情地震摧毁的家园变得更加美丽。今天的祭祀活动,既要缅怀先人,也要纪念在地震中牺牲的亲人,弘扬抗震重建精神,坚强不屈,继续奋进,再创佳绩。”

方嘉还关注更新家谱的大事。他说:“家谱是一部家族史,是社会发展变化的缩影,对于文化传承非常重要。有必要写下今天人们奋斗的历程,写下贾在汶川地震中亲人的离世,写下通化贾家的各种人才,以此教育和启迪后人。荣耀属于家庭和祖国!”

主持人雷佳最后说:“郑方大哥是我们的旗帜,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学习他的精神。血缘关系,爱情关系。祝我们通化贾氏家族明天更美好!”

会议期间,我还很有礼貌地安排贾跟我说话。我只是说几个“刻板的”陈词滥调。

晚上,我住在邹廷义家。当我进去的时候,我很惊讶。内部装饰很漂亮,这与外面光秃秃、崎岖不平的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突然觉得这里的村民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穷。我问邹廷义,地震后房子修好了吗?他回答:“是在地震之前。地震后,在另一个地方建了一所新房子。”“看到你们山上没有植被,盖房子的钱从哪里来?”我又问了一遍。

“村民主要依靠经济作物。他们过去经营胡椒和苹果,但现在经营樱桃和核桃。至于我自己,除了搞经济作物,我还兼职,年收入三万多元。”我说:明白了。

邹廷义还说,他虽然不姓贾,但贾家的事是他的事,每次贾家有活动,他都要帮忙。为什么呢?因为父亲原籍江油市,当年张国焘的队伍越过江油时,他参加了红军。后来在战斗中失散,找不到主力,住在通化。他被贾的家人接受住了下来。为了感受他的感激,他的名字改为贾长生,原名邹俊成。高守活了88岁,于2005年去世。

邹廷义是一名高中生,教过书,精通木工。他在房屋设计上是通化第一人,能模仿阿坝州少有的古羌风格。

他们使用的热能是太阳能(每个屋顶都有太阳能装置)和电能,非常环保!

回来的路上,贾正厚为了我的安全联系我坐别人的车,但是都坐满了,我只好还是坐他的车。他把我放在后排。途中他对我说:“你为什么坐后排?坐在后排比较安全,怕出车祸。”交通堵塞很严重。从通化到都江堰花了四个多小时。贾正厚给我买了火车票,和贾正毅一起把我送到候车室,坐了一会儿才走。

在火车上,我想,是什么造就了以贾为代表的通化贾氏家族的顽强、顽强、不屈?也许是陡峭的山脉所形成的极其艰难的环境。

(2011年4月8日星期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