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漫想、作者:屈春鹏

当五月的熏风带着馥郁芬芳漫过平静的日子,满满的,我的眸子荡漾着翠鲜欲滴的模样,漫山遍野而来。不见花开,芳香自在;不闻惊雷,万物醒来。无需些许暗示或者征兆,岁月里,该来的在合适的时间自然会来,不该的,任凭你千呼万唤、膜拜乞怜终究会越

当五月的熏风漫过芬芳浓郁的平静日子,满载而归时,我的眼睛荡漾着青涩清新的容颜,漫山遍野而来。不看花,芬芳舒适;一切醒来都没有听到雷声。不需要一些暗示或迹象。在岁月里,该来的自然会在合适的时候来,不该来的,让你打一个期待已久的电话,崇拜和求饶终究会变本加厉。

走越远,不曾相遇相知,就如同两条平行线上各自任意的两点,即便距离近的只存在于那些顶级学者的思维空间,然而依旧是两个独立的世界,不会有任何交集。

五月,当几只燕子像精灵一样在头顶呜咽,扔下一些故事,许多庭院开始不再平静,一个季节轮回的节点慢慢逼近。各种复杂的思想在每一个小院子里酝酿发酵,蒸馏成各种风味、各种口味的精品佳酿,于是这些味道在村庄里、在蓝天下、在明媚的阳光下交织复合。

五月,当时间完成一段漫长而艰辛的旅程,园中成熟果实的芳香在空气中的每一个分子间主动传递,充盈了园冶和山林的所有空间。然后,满是绿色的瞳孔开始晃动红色和黄灿的水果。一个老人的故事,满是灰尘和岁月的蜘蛛网,可以让坐在旁边的孩子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口水滴到地上的土里,惊扰了一只爬过的小虫子。

五月总是充满阳光,找一个晴朗晴朗的日子四处走走,戴一副墨镜,穿着浅色的衣服,看起来青春又期待。没有必要调动意识的神经末梢。脚是太阳的影子,视线是太阳的依附,触觉是太阳的温暖,嗅觉是太阳的味道。在空气的每一个分子中,它都是主角和强主角。

五月是辉煌的。每一棵树开花,每一缕果香,每一声笑,每一抹阳光,都是那么的真挚温暖。最轻微的掺假,就像在好酒里加了白水,大大挫败了它的甜和重。

五月婉约,就像古代文人章句中欢快懵懂的意境,意在驰骋,却不张扬;就像诗歌中的女人一样,她举手,微笑,真诚地微笑,眼睛看着她。

五月多愁善感,有歌有舞,草长有鸟飞,吸引无数人驻足为它拍照,落笔,表演关明歌,捏嘴唱歌。

如果时间可以停留,我愿意在五月等到时间的尽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