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推窗,拥几枝风雪入怀,创作:玖月之歌

我们都是九月的孩子,但总会在十一月的窗台深处看到树枝、树叶、树叶缝制的霜雪,湿冷,满是十一种孤独的扉页——。你写了第十二首。

深夜,你问我为什么总是不开心。早上,我一时不知所措,在漫长的心疼中,只剩下我一个人。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是你,可惜骨子里有我。我们都应该痴迷于此。然后,不管过去,他们小心翼翼地走着,在九月的天空的两端妥协。

想想清澈可口,浪漫无边,久而久之沉默,但幸福真的是在纸上叹息。

有些事情不是从幸福或不幸开始的。从我第一次见到你的那一刻起。

时光飞逝,一个人想善待另一个人。可能只是因为无缘无故,两眼一见钟情,瞳心突然露出无人知晓的喜悦。从此山长水宽,我想和以前一样。有时候,一个从未听说过的人的心才知道,这是不可思议的,幸福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其实幸福很简单。也就是橱窗里有茉莉花和玫瑰,春夏秋冬一朵朵开。窗上轻描淡写的沉香木,几只小鸟如种子般歌唱,种子似菩提,心中淳朴。一杯晚茶伴随着一个下午静静的睡去……,但我猜不透你心中的幸福,因为距离。永远若即若离,我早就习惯了默默无言,心安理得地来找你,却常常让我感到失落。

看到你一个人憔悴,好像生病了,我更加无能为力。最近我觉得内心无比充实,想起了今天楔入脑海的一句话:总觉得只有黑暗和虚无才是真实的,却无法证明只有黑暗和虚无才是真实的。黑暗和虚无不是幸福的供给。当一个人需要生而为绝地,无路可走的时候,我们要为悬崖上的花庆幸,让每一个误入歧途的陌生人都有淡淡的芬芳。黑暗和虚无总是比现实更安全。毕竟,对于那些没有出路的人来说,深度毁灭已经毫无差错地被拯救了,我们很高兴我们还没有达到那个地步。让我们快乐,怎么能不满意,怎么能不快乐?

总是生活在歇斯底里。虽然幸福不是建立在故事的一面,但我们毕竟有那几微秒。

想一想,如果分道扬镳之后,某年南方某个城市被11月的温暖天气锁住,我们还有微弱的阳光取暖。你可以照亮我肩上十一月的雪。如果天气寒冷,感觉不到温暖,我们会抱着一些雪,这样很容易变冷变暖。11月到次年12月传下来的风雪,我们的季节不会改变,我们终于会在明年春天相遇开花。为什么不整理一下妆容——希望你无视风雨,感受快乐。

在那些经过的幸福里,我存下了街头巷弄的泥土。瘦瘠的,肥厚的,我想悲欢总难免,风雪既然如约,我们也该留下分别前的纪念。从不寄望有天涯海角的足迹,无非是眼前的那些未逝的有心人儿。

在那些快乐中,我拯救了街道上的泥土。薄与厚,我觉得喜怒哀乐都在所难免。既然风雪信守诺言,我们也应该在离别前留下纪念。永远不要希望有天涯海角的脚印,只希望有那些没有死在你面前的人。

不奢求才更得着满足,因此我时时听闻惊喜流出来的声音,夹裹着丝毫伶仃——许是幸福与心满意足,让我记得常常回头。

我曾在心里说,愿你在云里飞翔。那是因为你在最后一次离别时穿了一件素色的衣服,就像11月的雪——。要相信阳光,每次穿越霜雪,我都会来到你身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