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生我已死,发稿人:folkgrey

有一种芦苇,它出生的地方离它的父母有一段距离,被风雨击打的时候被摧毁似乎特别猛烈。小芦苇的梦想是尽快长大,长得粗壮结实,超越所有同伴。但现实往往不同。小芦苇的生长区域比较开阔。环境相当热闹,影响力特别强。毕竟,这只是一根芦苇。它不像树那样坚硬笔直,也不是草一般的软骨头。芦苇受环境影响,逐渐弱化了梦想与现实的距离。它真的只是一根芦苇,急躁、固执、武断。

有一天,发生了一场百年罕见的暴风雨。急流把芦苇冲得很远,它冲进了一片树林。小芦苇的根断了,只剩下半条命。它仍然挣扎着把根扎进柔软的泥里,深深地扎下去。小芦苇太年轻了,它以为自己有死的勇气,但求生的本能在驱使着它。

终于,太阳出来了,小芦苇睁开了眼睛。他很虚弱,只是静静地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突然一个身影映入它的眼帘,他觉得这是一棵同样柔弱的——树苗。这让它很惊讶,同时也让它觉得新奇。小芦苇的第一感觉就是参天大树就是从这样弱小的个体中磨砺出来的。这时,小芦苇似乎想起了自己的梦。但是实现梦想的方法是什么呢?这个问题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芦苇和树苗互相问候,并亲切地与他们握手。是的,他们只是亲切地握手,画面似乎凝固了。他们互相熟悉,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有时候芦苇觉得没有树苗就活不下去。微风吹过,小叶子发出的爽朗“唰、唰、唰”的声音是那么清脆悦耳。它觉得这个世界的美不外乎如此。除了尽快长大,小里德觉得守护这清脆悦耳的歌声应该是他毕生的梦想。小芦苇固执地觉得,他们在一起唱歌的时光,应该是彼此快乐无忧的。它没有问树苗是否有同样的感觉。至少感觉大家都很幸福。

时间过得真快。我春天去秋来。他们已经长到半棵树那么高了。树苗不再是树苗。它身材挺拔,内涵丰富,显得更加成熟稳重。小小的芦苇长起来了,但他们的内心似乎没有实质性的变化。有一天,小芦苇突然觉得,他想守护的曾经听起来像“唰”的绿叶,现在似乎有意无意地帮它挡住了一些强烈的阳光。而他似乎慢慢地在发黄,变得枯萎。小芦苇觉得自己越来越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骨子里的假装坚强和自卑反复撕扯着。不知道树苗能不能读懂这一切。但事实上,它甚至不知道树苗是否无意中没有注意到这一切。或者树苗孕育着不同的境界,只是无意中接收了这个闯入其世界的外星朋友。毕竟树苗周围是乔木林,不需要体验另一个世界。这是命运吗?

这本是自然界不经意间发生的一件有趣事情。自然的

这是自然界不经意间发生的一件有趣的事情。自然的

规律是优胜劣汰,周而复始。直到有一天自然遇见了社会。芦苇可以被齐根折断,打成浆,做成纸,亦或付之一炬。乔木也可能被齐根伐断,或用来造纸,或用来建造各项工程。社会给自然赋予了更多不一样的定义、身份、特征。芦苇本就是一杆芦苇,一个轮回定了生死,天雷地火的也只不过是一堆灰烬,尽快的被周而复始。打上了社会的标记,它有可能被放在餐桌上,更多的可能还是在卫生间里。纤维太短,颜色太糙,上不了大台面。而乔木的世界自是另外的一番模样。社会来了,也免不了被改造一番。我们可以称之为成长,也可以称之为改造。但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社会给物质的世界赋予了精神。精神是一把双刃剑。积极乐观的一面推动着世界向前,消极悲观的一面拉扯着世界走向深渊。

爱恨情仇,这叫情感,是从精神层面衍生出来的。里德精神世界的本质中有消极悲观的一面,所以其情感厚重而深沉;乔木的精神是积极乐观的,所以它的情感是长久而温暖的。在大自然中,芦苇的情感与树木的情感交织在一起,它们一生下来都是漫长的、温暖的、厚重的、深沉的。树木的情感与芦苇的情感交织在一起,芦苇要厚得多,也深得多,变得更温暖,更长久。在他的一生中,芦苇在树木的循环中留下了倒影。树木最终回到了树木的世界。

我生了你,但你生了我。我死了。

故事到此为止!如果社会的大风只是让小餐厅飘出的一张餐纸与高端会所飘出的一张精美A4纸重叠,我估计会或者可能是自然版旧窗帘的重演。但是,被社会烙上烙印的纸的精神,可能不再是芦苇的精神。A4纸的精神可能不再是乔木精神。现实不应该被推测。

突然想起了网上的一个笑话:

问:你们是选择了合适的婚姻,还是相爱了?

回答:如果没有同一颗心,能不能一起走?

然后我讲了蒋介石、宋美龄、陈洁如的故事。时隔多年,我们谈论最多的一定是江、宋在历史长河中留下的痕迹,而不是这种情感的纠缠。如果当时有哪个不怕死的记者就这个争议采访过他们。他们会怎么回答?

如果没有同一颗心,就走不到一起——,多少有点胜利者的姿态和气息。

如果你身体好,会是晴天吗?如果你身体好,会是晴天吗?!陈洁如被埋在雪地里,再也没有结婚,一生抑郁。我祝福,但我不能原谅我的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