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花骨

  • 一朝辞别埋花骨,本文作家:黄荆子

    前阵子栾树的小黄花长满了枝头,在树底下呆了一会儿。看着细细的花无声地飘落,我的心像一层黄色的锦缎。桂花几乎是从栾树的花里来的,现在城市的每个角落都能闻到花香。有风的时候,空气中

    2021-12-0523